太尉为三公,后汉以来,都是安排老干部的虚位子,这让袁绍很不爽。曹操听说袁绍不爽,心里暗喜,只要你在乎这个,认我的红头文件,咱就能玩你。于是再下诏,自己退一格做司空、车骑将军,把大将军这顶大帽子送给了袁绍。别看这一段只是任命的诏令飞来飞去,其实是曹操在玩老鼠戏猫的游戏。  曹操迎奉献帝,本不待劝。谋士荀彧还是讲了几条理由:“……奉主上以从人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天下,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
这都是站在曹操的利益角度看问题,迎天子有三大利益:一、人望,二、人心,三、人才。都以人为本。
  迎天子以后到底能加分多少,曹操没底,何况加的都是软实力,不是兵马粮草,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假,但能令的都是小诸侯,但是要令比自己更强大的诸侯,以曹操一贯的现实主义作风,他还不至于昏头到这个地步。  自己实力不够,迎奉天子等于暴露野心,袁绍一直把曹操当成自己的小兄弟,以曹操的老板自居,曹操对此焉能不知。
自己迎奉天子以后,等于

永利皇宫,太尉为三公,后汉以来,都是安排老干部的虚位子,这让 很不爽。 听说
不爽,心里暗喜,只要你在乎这个,认我的红头文件,咱就能玩你。于是再下诏,自己退一格做司空、车骑将军,把大将军这顶大帽子送给了
。别看这一段只是任命的诏令飞来飞去,其实是 在玩老鼠戏猫的游戏。
曹操迎奉献帝,本不待劝。谋士荀彧还是讲了几条理由:「……奉主上以从人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天下,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这都是站在曹操的利益角度看问题,迎天子有三大利益:一、人望,二、人心,三、人才。都以人为本。
迎天子以后到底能加分多少,曹操没底,何况加的都是软实力,不是兵马粮草,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假,但能令的都是小诸侯,但是要令比自己更强大的诸侯,以曹操一贯的现实主义作风,他还不至于昏头到这个地步。
自己实力不够,迎奉天子等于暴露野心,袁绍一直把曹操当成自己的小兄弟,以曹操的老板自居,曹操对此焉能不知。自己迎奉天子以后,等于宣布不认大哥做老大了,这应该是曹操最顾忌的。另外,汉天子是一个不值钱的古董,以前在地摊上流转,袁绍可以不理,甚至盼望着让李傕、郭汜这类宵小把他彻底毁了,现在曹操这样稍有实力的人一叫价,就会把更有实力的袁绍叫醒,曹操知道,一旦进入拍卖行硬拍下去,自己目前还拍不过袁绍,这个风险,曹操是要算到的。
曹操接驾,遂任司隶校尉,录尚书事。迁都许昌后,再任大将军,任命是盖著皇帝玉玺的哦。也许是喜不自禁,也许是火力侦察,许都发出了庄严的声音,批评袁绍搞分裂打内战。
袁绍一看:「耶?还真让他们说中了,曹阿瞒真把自己这个村长当干部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皇帝下诏了,还得回个话吧,袁绍不得已写了一份检查。
曹操看到这份检查想必心花怒放,嘿,请天子到咱家产生效益了。曹操见好就收,马上又以天子的名义「以绍为太尉,封邺侯。」不知道这是不是曹操挟天子后令的第一个诸侯,反正一推一拉之间,曹操已经把新武器试验完毕。
太尉为三公,后汉以来,都是安排老干部的虚位子,这让袁绍很不爽。曹操听说袁绍不爽,心里暗喜,只要你在乎这个,认我的红头文件,咱就能玩你。于是再下诏,自己退一格做司空、车骑将军,把大将军这顶大帽子送给了袁绍。
别看这一段只是任命的诏令飞来飞去,其实是曹操在玩老鼠戏猫的游戏。
曹操此时,在战略上藐视袁绍,但在战术上相当重视袁绍。曹操地处战略走廊,四面走风漏气,强敌环伺,何况又把天子接进自己的大营,真是「瞒本无罪,怀璧其罪」。当时割据之群雄皆有危机感,所以都撅著屁股打造根据地,守一州郡以待天下变。只有曹操的心态最为进取。刘备也进取,那是因为找不着立足之地,所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指的是进取心。曹操处四战之地,必须确定以攻为守的战略,才能存活,只有确定进攻进攻再进攻的战略,才能发展壮大。

宣布不认大哥做老大了,这应该是曹操最顾忌的。
另外,汉天子是一个不值钱的古董,以前在地摊上流转,袁绍可以不理,甚至盼望着让李傕、郭汜这类宵小把他彻底毁了,现在曹操这样稍有实力的人一叫价,就会把更有实力的袁绍叫醒,曹操知道,一旦进入拍卖行硬拍下去,自己目前还拍不过袁绍,这个风险,曹操是要算到的。  曹操接驾,遂任司隶校尉,录尚书事。迁都许昌后,再任大将军,任命是盖着皇帝玉玺的哦。也许是喜不自禁,也许是火力侦察,许都发出了庄严的声音,批评袁绍搞分裂打内战。  袁绍一看:“耶?还真让他们说中了,曹阿瞒真把自己这个村长当干部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皇帝下诏了,还得回个话吧,袁绍不得已写了一份检查。  曹操看到这份检查想必心花怒放,嘿,请天子到咱家产生效益了。曹操见好就收,马上又以天子的名义“以绍为太尉,封邺侯。”
不知道这是不是曹操挟天子后令的第一个诸侯,反正一推一拉之间,曹操已经把新武器试
验完毕。  太尉为三公,后汉以来,都是安排老干部的虚位子,这让袁绍很不爽。曹操听说袁绍不爽,心里暗喜,只要你在乎这个,认我的红头文件,咱就能玩你。
于是再下诏,自己退一格做司空、车骑将军,把大将军这顶大帽子送给了袁绍。  别看这一段只是任命的诏令飞来飞去,其实是曹操在玩老鼠戏猫的游戏。  曹操此时,在战略上藐视袁绍,但在战术上相当重视袁绍。曹操地处战略走廊,四面走风漏气,强敌环伺,何况又把天子接进自己的大营,真是“瞒本无罪,怀璧其罪”。
当时割据之群雄皆有危机感,所以都撅着屁股打造根据地,守一州郡以待天下变。只有曹操的心态最为进取。刘备也进取,那是因为找不着立足之地,所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指的是进取心。曹操处四战之地,必须确定以攻为守的战略,才能存活,只有确定进攻进攻再进攻的战略,才能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