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对武士阶层的影响

      “淳,我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日子,但是,不要让我到死都要完成的东西白费了。”
    正冈子规在松山度过了他的少年时代,之后来到了东京学习,考入大学预备门,并进入东京大学学习。从最开始立志踏入仕途,成为内阁大臣,子规慢慢发现了自己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奋斗一生的事业——俳句,并为此放弃大学学业,来到报社“日本”工作,发表作品俳句和俳论,从此笔耕不辍。
    子规在壮志未酬,青春飞扬的时候被诊出结核病,从东京到松山,去上京游历,去旅顺随军,在青山绿水、寂静庭院中休养,病情反反复复,咳血不止。印象最深的是随军归途中,一群日本青年在甲板上为第一次见到海鲨而欢呼不已,影片向我们传达出了一种青春蓬勃的状态。然而大笑着的升突然开始剧烈咳血,气氛急转直下,仿佛原本晴朗的天空乌云又近在咫尺。
    回到松山养病的子规等到了回乡的淳五郎,然而淳即将赴美留学。日本当时正处于大胜清兵,占领旅顺的时期,国内主战的声音空前高涨,但是俄罗斯在旁虎视眈眈,日俄战争一触即发,“绝对不让这种国家灭亡,国家灭亡的话就等于文化灭亡了。淳,我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日子,但是,不要让我到死都要完成的东西白费了。”看到子规满眼泪光,我真正感觉到触动心弦,并不单单为这样的民族大义,更多的是这样一种坚持,一种决不放弃的勇气和毅力。淳曾对子规说,我看你最近在报纸上发表的俳句和俳论比以前更多了,想着你的身体恐怕已经康复了许多。子规的回答很简单,不抓紧时间实在是无法为俳句贡献更多。我想,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无奈啊!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日子,前途暗淡,壮志未酬,年迈的母亲,因为不断保护和照顾自己而两度离异的妹妹,人生竟艰难至此。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力量啊!并不为自身计较,在骨癌导致全身疼痛,只能卧床的时候也要坚持创作,在病情不断反复的时候也不停止在路上的脚步。“世上有很多胸怀大志没能完成的人被葬于地下,但像我这种抱有如此大志的人不能这么走了。”这就是子规,一位精神上的豪杰,向他致敬!

明治维新以后,武士阶层的权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起初,明治维新的中坚力量是所谓的藩士,即地方下级武士。这些武士原本希望在维新成功以后获取更多的利益,谁知新政府实行了削减藩地的政策,使大批下级武士失业。上级武士依靠关系或祖业根基尚且可以支撑,在新政府的衙门中谋得一些官职,下级武士则彻底成为无业游民。秋山兄弟出自武士之家,世世代代皆为足轻军官,是标准的下级武士。由于家庭状况穷困潦倒,17岁的秋山好古不得不去澡堂打工。有意思的是,开澡堂的人也是一个武士,而在封建时代,武士开澡堂是一个极大的耻辱。

    “永远不要放纵自己,危害他人,最终毁灭自己,要时刻牢记简朴,单纯明快的生活方式。”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武士阶层的权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起初,明治维新的中坚力量是所谓的藩士,即地方下级武士。这些武士原本希望在维新成功以后获取更多的利益,谁知新政府实行了削减藩地的政策,使大批下级武士失业。上级武士依靠关系或祖业根基尚且可以支撑,在新政府的衙门中谋得一些官职,下级武士则彻底成为无业游民。秋山兄弟出自武士之家,世世代代皆为足轻军官,是标准的下级武士。由于家庭状况穷困潦倒,17岁的秋山好古不得不去澡堂打工。相比之下,秋山真之的童年玩伴,正冈子规一家是骑马武士阶层,家庭较有影响力,家底也丰厚。而有意思的是,开澡堂的人也是一个武士,而在封建时代,武士开澡堂是一个极大的耻辱,因此这件事让百姓们议论纷纷,成为松山一大新闻。
    哥哥好古是一名成绩优异的少年,他非常喜爱读书,常常在打工间隙阅读。好古最崇拜的人是福泽谕吉——日本近代著名的启蒙思想家、明治时期杰出的教育家,“先立其身再治其国”成为好古终身的座右铭。在当时,日本已经出现了“免费学校”。以往在封建时代,只有高级贵族才有资格接受教育,下级贵族或武士阶层只有资格接受低等教育(可能相当于现在的初中教育),普通老百姓则全是目不识丁。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出现了免费学校,这似乎在亚洲是首例。然而,当时的义务教育虽是一个进步,却并没有那么美好。首先,教授先进课程的优秀大学都不是免费的,入学者仍需要自己掏钱。其次,因名额问题,似乎入学也要讲关系才可以。秋山一家缺少关系且家境贫困,哥哥好古进入免费的师范大学学习,之后又进入陆军大学,成为一名骑兵,这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志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陆军大学不需要学费。弟弟真之迟迟无法获得上大学深造的机会,只能在中学停滞不前,后来是哥哥好古省吃俭用,担负起了弟弟上学的费用,支持他进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
永利皇宫,    从松山来到东京求学的真之与哥哥好古一起生活,艰苦但却充满快乐。兄弟俩一起砍柴喝酒,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兄弟俩的小家中只有一只碗。哥哥好古说,这并不是因为家里穷得买不起更多的碗,而是因为追求单纯明快的生活,复杂的生活会使人放纵,丧失奋斗与拼搏的勇气。记忆深刻的场景是冬日的清晨,真之想要穿上母亲给做的棉鞋,好古严肃的教育了弟弟,告诫弟弟要单纯明快的生活,真之穿着木屐打入了厚厚的雪地。“永远不要放纵自己,危害他人,最终毁灭自己,要时刻牢记简朴,单纯明快的生活方式。”历数古今中外的成功人士,大都专注于自身的领域而忽略其他,执着于精神世界而忽略物质生活,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不断进步,获得成功。

义务教育的真相

    “你看看你的房间,墙上挂的是汉诗,桌上摆设的是有着支那小孩嬉戏图案的支那瓷器,日本现在在和过去关系很密切的国家打仗呢。我觉得是支那是一个很奇妙的国家,它不应该是日本的敌人。”
    剧情不断发展,日清战争打响了。不得不提的是剧中清朝末年的清兵和老百姓,空洞的眼神,麻木的表情,通过这些旅顺老百姓的言行也侧面讲了旅顺屠杀,当随军记者正冈子规想对一个中国小孩友好相待之时,年老的爷爷一下子站出来,破口大骂道“他的父母都是被你们杀死的!这里的人都被你们杀光了!总有一天他长大了要向你们报仇!你们滚!”这老头一开始还给陆军军官秋山好古的部队送过酒,当时老头说“那些清兵也好你们日本人也好,你们打仗都让我们老百姓没法过了”,可见其实在老百姓眼里清兵也好日本人也好,并没什么区别。很多资料都称满汉不合是输掉日清战争的原因之一。
    回顾在报社工作的子规获得随军记者的资格,他一直羡慕淳能从军,为国家建功立业,这下自己终于可以亲眼去见证大日本帝国的荣耀了。于是他回家向母亲表达自己的欢喜之情,母亲慢悠悠地说“你看看你的房间,墙上挂的是汉诗,桌上摆设的是有着支那小孩嬉戏图案的支那瓷器,日本现在在和过去关系很密切的国家打仗呢。我觉得是支那是一个很奇妙的国家,它不应该是日本的敌人。”子规听后愣住,不语。这个场景给了我很大触动,日清战争开战前夕,日本主战情绪空前高涨,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清战争之时嘴上一直叨念着“不开战”,他手下的几个军官很是积极,甚至有胁迫伊藤博文一定要开战的意思,伊藤博文几乎是在向这些不听话的军官怒吼“万一打输了怎么办!你们要准备在日本本土作战么?!”。但伊藤博文实质上还是希望朝鲜独立,他不主张和清国开战因为他觉得会遭到欧洲列强的干涉。但是从子规母亲的话中,我们可以感觉到当时的日本老百姓中仍有很大一部分的人们,对中国这样一衣带水的友邻之邦,文化的学习与吸纳之地有着很深的感情。
    到达战地之后,子规看到了更多的屠杀与虐待,提出质疑与责问反而与日本军官发生了冲突,幸而一位军医出来打了圆场。这位军医就是曾经留德的大文豪森欧外,他对同为文人的正冈子规惺惺相惜。森欧外对子规说日军对待战俘的素质还有待提高,日军的医疗水平也还有待提高,总之他并没有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反而道出了日军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在这场胜利中保持着冷静与犀利的视角。

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出现了“免费学校”。以往在封建时代,只有高级贵族才有资格接受教育,下级贵族或武士阶层只有资格接受低等教育(可能相当于现在的初中教育),普通老百姓则全是目不识丁。在新政府之下,日本出现了免费学校,这似乎在亚洲是首例。然而,当时的义务教育虽是一个进步,却并没有那么美好。首先,教授先进课程的优秀大学都不是免费的,入学者仍需要自己掏钱。其次,因名额问题,似乎入学也要讲关系才可以。秋山一家因缺少关系网又家境贫困,秋山真之迟迟无法获得上大学深造的机会,只能在中学停滞不前,后来是哥哥好古省吃俭用,担负起了弟弟上学的费用。相比之下,秋山真之的童年玩伴,正冈子规,却提前数年去东京上大学。这是因为正冈子规一家是骑马武士阶层,家庭较有影响力,家底也丰厚。可见,尽管义务教育方式得以普及,上层阶层也仍然拥有一定优势。

    “东施效颦哪里不好,日本人拥有极佳的吸收力和消化力,足以让我们引以为豪。”
    明治维新是这部电视剧的开端,那我们应该看一看欧美社会对日本明治维新的看法。西方主流社会对于发生巨大变革的日本社会产生了多种不同看法,欧美社会负责对日关系的官员对于明治维新的态度总的来说是积极的,而西方大众,无论是贵族富豪或是平民百姓,则更多的是持歧视的看法。当时在西方社会首次出现了日本猴子的歧视称呼。这一方面是取笑日本人身为黄种人所拥有的面部特征,另一方面则是戏谑日本人像猴子一样学习“人类”(即西方人)的一举一动。但日本人并未动摇,反而更加卖力的去模仿,因为他们看到了没落的“东方雄狮”,看到了曾经的榜样在列强的铁骑下遭受重创,不变革只能一步步走向灭亡,这关乎民族的存亡。坚定的变革之路让日本崛起为工业强国,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军事力量,都发生了巨大的飞跃,令西方列强为之侧目。在击败沙俄之后,日本崛起为东亚第一大国。随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配合英国,把德国势力从东亚赶了出去。东亚的势力便剩下了英国,美国与荷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又企图将英美荷驱逐出去,独霸东亚,然而最终一败涂地。虽然日本帝国最终因穷兵黩武而灭亡,但日本从一个农业弱国崛起为工业强国,并先后挑战西方所有列强,取得卓越战果,这一过程耐人寻味!
    回过头来看这部剧,真之赴美之前与子规的谈话,也提到了这个问题。美国,英国,德国,法国,俄国都是在互相学习,不断发展,而日本向他们学习,也正是为了在工业化道路上取得进步,不同之处不过在于俄国在15世纪学习欧美,而日本在19世纪尝试变革,“东施效颦哪里不好,日本人拥有极佳的吸收力和消化力,足以让我们引以为豪。”被称作猴子的屈辱不能阻挡前进的脚步,要做到课本上那句“日本绅士,总是锄强扶弱,维护正义。”不变革,毋宁死!

军校

值得一提的是,军官学校是全免费的,而且教育质量很好,但录取条件并不宽松,而且修学方式也十分艰苦。秋山好古选择上陆军大学,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志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陆军大学不需要学费,秋山好古将省下来的钱用来支持弟弟上东京第一高等学校。

欧美社会对明治维新的看法

西方主流社会对于发生巨大变革的日本社会产生了多种不同看法。欧美负责对日关系的官员对于明治维新的态度总的来说是积极的。但是西方大众,无论是贵族富豪或是平民百姓,则更多的是持歧视的看法。当时在西方社会首次出现了日本猴子之歧视称呼。这一方面是取笑日本人身为黄种人所拥有的面部特征,另一方面则是戏虐日本人像猴子一样学习“人类”(即西方人)的一举一动。但日本人并未动摇,反而更加卖力的去模仿,因为这关乎了他们民族之存亡。后来,日本崛起为工业强国,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军事力量,都发生了巨大的飞跃,令西方列强为之侧目。在击败沙俄之后,日本崛起为东亚第一大国。随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配合英国,把德国势力从东亚赶了出去。东亚的势力便剩下了英国,美国与荷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又企图将英美荷驱逐出去,独霸东亚,然而最终一败涂地。虽然日本帝国最终因穷兵黩武而灭亡,但日本从一个农业弱国崛起为工业强国,并先后挑战西方所有列强,取得卓越战果,这一过程是耐人寻味的。

英语的重要性以及形同虚设的国际法

秋山真之在东京国立中学的英语老师,日后成为日本大财阀的高桥是清(后被封为帝国男爵,任内阁总理大臣,死于二二六事变),曾在13岁时前往美国。因为不会英语,他差点被卖为奴隶。他对学生们指出,教材上所写的“英国绅士有博爱精神,锄强扶弱”不过是西方社会内部流行的一个道理。对于日本人来讲,他们遇到困难时永远不能指望西方国家表现出多高的人道主义精神,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这让我想起甲午战争期间,李鸿章玩弄以夷制夷之策略,寄希望于西方社会的干预来停战。可结果是日本人把英国人的船都击沉了,英国人也没有以强硬姿态干涉中日战争。

西方人在日本的特权

秋山真之与正冈子规在东京街头遭遇多名英国人无端刁难,并爆发冲突。在场围观有数十个日本人,竟无人报警或劝阻。后来,高桥是清找来了他的一个英国海军军官朋友上前干涉,此事才算了断。事后,高桥是清解释说,外国人在日本是不受日本法律制约的,可以为所欲为。这可能是无人敢报警的原因。虽然有那位英国海军军官仗义相助,但假如一个国家的法律无法保护自己的国民,凡事都要寄希望于外国人,那是极为可悲的。由此可见当时日本的社会状况,与晚清几乎一模一样。

秋山真之立志于海军

秋山真之随同高桥是清先生与阿瑟尼上尉(即解围的那个英国军官)一起去码头观看接舰式,那是日本从英国手中购买的新锐巡洋舰筑紫,刚刚抵达。秋山真之被英国皇家海军的礼仪与威容所深深折服。他原本打算在东京大学继续深造,步入文艺学界。但也许就在他观看筑紫舰的这一瞬间,他选择了海军。后来,秋山真之成为日本海军最有名的人物之一,策划了对马海战的全过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