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满棠:一个小河长的大幸福
2003年浙江长兴率先推行的河长制,带来好环境,也带来村民的好日子

自2003年探索实行河长制至今,浙江已经形成了“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组织体系,把治水从河流延伸覆盖到所有水体,不断推进治水向全面纵深扩展,营造了全民治水护水的良好氛围,有效促进了水环境质量的改善。针对水环境治理、水污染防治、水生态恢复等突出问题,浙江全省以“剿灭劣Ⅴ类水”作为重点工作,由河长牵头制定“一河一策”治理方案,着力推进截污纳管、河湖库塘清淤、工业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治理、排放口整治和生态配水与修复等工程。治水是一项涉及面广、影响全局的系统工程,单靠河长和各部门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需要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尤其是全民的力量,只有相信群众、依靠群众,鼓励引导民间河长、企业和社会团体等共同参与治水,才能啃下治水的“硬骨头”。

吴满棠上央视了。

浙江;江河湖泊;河长制;生态文明建设

电视上,他掬起一捧清澈的河水,难掩自豪之情,向全国人民宣告他的幸福,“以前河道里都是垃圾和污水,现在清澈到可以淘米洗菜;过去人们往城里跑,现在城里的人往乡下跑,这就是我的幸福感。”

编者按

在湖州市长兴县龙山街道渚山村村民看来,这是个不小的新闻,因为吴满棠是他们的村党支部书记,那捧水就来自他们村的车渚港。

保护江河湖泊,事关人民群众福祉,事关中华民族长远发展。中央全面推行河长制,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必然要求,是维护河湖健康生命的治本之策。2003年,浙江省长兴县在全国率先实行河长制。十多年来,浙江不断健全完善河长制体系,倾全力治水、管水、护水,改善了生态环境,蓄积了发展动力,赢得了百姓点赞,画出了美丽浙江的最大同心圆。作为探索河长制的先行地,浙江的实践对其他地区推行河长制具有借鉴意义。近日,光明日报调研组前往湖州、衢州、杭州等地,通过座谈访谈、实地查看等方式,与地方干部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对浙江实行河长制的创新性做法和经验进行了深入调研。

对今年58岁的吴满棠来说,让他高兴的是,他不是以村支书的身份亮相,而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职位”——河长。

深冬时节,衢州开化钱江源。站在马金溪畔,放眼望去,群山如黛,绿树成阴;溯溪而上,不时有白鹭掠过水面,溪中游鱼细石清晰可见……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美丽诗意的自然画境,令人流连忘返。

吴满棠是渚山村大大小小6条河道的河长。

从钱江源头到东海之滨,从太湖南岸到瓯江之畔,水是浙江最为灵动的韵脚,更是浙江人不懈守护的对象。

河长制,是浙江“五水共治”的制度创新和关键之举,自2003年地方县市探索,到2008年地方试点,再到2013年全省推行,目前浙江已构建形成一套完备的“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像吴满棠这样的村级河长,全省有3万多名。

江南水乡,河湖纵横,浙江全省有8万多条河流。自2003年探索实行河长制至今,浙江已经形成了“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组织体系,把治水从河流延伸覆盖到所有水体,不断推进治水向全面纵深扩展,营造了全民治水护水的良好氛围,有效促进了水环境质量的改善。统计数据显示,至2017年11月底,浙江地表水省控断面Ⅲ类水以上占81%,全省已消灭劣Ⅴ类水质断面,大江大河的水质总体优良,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由2013年的57.6%提升到87.2%。在环保部近日公布的水十条考核中,浙江拔得头筹。

长兴在全国率先推行河长制

1.河长制,“逼”出来的创新

今年6月7日,湖州市长兴县河长制展示馆正式开馆,这是全国第一个以河长制为主题的展示馆。

地处太湖流域的湖州长兴县,境内河网密布,水系发达,有547条河流、35座水库、386座山塘。得天独厚的水资源禀赋,造就了长兴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的文化特质。但在20世纪末,这个山水城市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给生态环境带来了“不可承受之重”,污水横流、黑河遍布成为长兴人的“心病”。

地处太湖之滨的长兴,境内河网密布,水系发达,得天独厚的水资源,给长兴带来了发展经济的有利条件,也造就了当地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的山水文化特质。但是上世纪末,这个小城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生态环境也面临着“不可承受之重”。污水横流、黑河遍布,一度是长兴人无法回避的尴尬景象。

“虽然经济发展了,但河湖变黑了,水源地污染了,没有干净水吃了。那时候,干部群众很焦虑,大家都在思考着怎么办。”谈起当年的情景,长兴第一任县级河长、政协原主席金树云至今记忆犹新。

这也曾是吴满棠的记忆,作为土生土长的渚山村人,穿村而过的车渚港是他最熟悉的河。“我小时候,车渚港还有船通行,周边村山上的树木成材后都是靠船运出去的,那时我们村还有个小码头,很热闹。后来河道慢慢变浅,船也不通了,再后来就成了垃圾河,一到夏天苍蝇乱飞,路过的人得捂着鼻子。”

2003年,长兴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在卫生责任片区、道路、街道推出了片长、路长、里弄长,责任包干制的管理让城区面貌焕然一新。当年10月,县委办下发文件,在全国率先对城区河流试行河长制,由时任水利局、环卫处负责人担任河长,对水系开展清淤、保洁等整治行动,水污染治理效果非常明显。

改革开放开始那年,吴满棠刚好18岁。和那个年代的很多村民一样,他外出打工寻求发展。“出去了几年,我还是回来了,我想在家乡干。”2002年,吴满棠回到村里,而那时村里正面对“河变黑了怎么办”的难题。转机出现在2003年。那一年,长兴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陆续在卫生责任片区、道路、街道推出了片长、路长、里弄长,这种责任包干的管理机制在地面保洁方面取得显著改善,当地环境焕然一新。

包漾河是长兴的饮用水源地,当时周边散落着喷水织机厂家,污水直排河里,威胁着饮用水的安全。为改善饮用水源水质,2004年,时任水口乡乡长被任命为包漾河的河长,负责喷水织机整治、河岸绿化、水面保洁和清淤疏浚等任务。河长制经验向农村延伸后,逐步扩展到包漾河周边的渚山港、夹山港、七百亩斗港等支流,由行政村干部担任河长。2008年,长兴县委下发文件,由四位副县长分别担任4条入太湖河道的河长,所有乡镇班子成员担任辖区内的河道河长,由此县、镇、村三级河长制管理体系初步形成。

受此启发,长兴将各类“长”的经验延伸到河道管护上,2003年10月,县委办下发文件,在全国率先对城区河流推行河长制,由时任水利局、环卫处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落实河道的清淤、保洁等管护工作。由此,河长制在长兴落地生根,此后,吴满棠关心的车渚港也开始蜕变之路。

长兴发展中遇到的河湖污染问题,浙江其他地区也同样遇到。自2008年起,湖州、衢州、嘉兴、温州等地陆续试点推行河长制。

永利皇宫官网,村支书说,我儿时的场景,又回来了

“温州模式”曾享誉全国,但产业走了出去,污染却留了下来,民间环保的觉醒,让水环境成为民众的最大关切。2013年,有网友发微博称:“瑞安市仙降街道橡胶厂基地工业污染非常严重,污水直接排入河流,环保局长要敢在河里游泳20分钟我拿出20万元。”霎时间,“环保局长被悬赏下河游泳”,成为网络热词和舆论焦点。

经过15年的实践,长兴的河长制已进入制度化、规范化管理。目前,在全面构建县、镇、村三级河长工作体系的基础上,长兴还落实了小微水体河长制管理,同时全面推行湖长制。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2013年,浙江出台了《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明确了各级河长是包干河道的第一责任人,承担河道的“管、治、保”职责。从此,肇始于长兴的河长制,走出湖州,走向浙江全境,逐渐形成了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架构。2016年年底,中央下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在全国推广浙江等地的河长制经验。

2017年,吴满棠任渚山村党支部书记,同时成为村中6条河道的河长。有事没事就去河边转转,成了他的习惯,当然每周必须巡河一次也是村级河长的职责所在。

“我们村现在的河,清到可以淘米洗菜,我儿时的场景又回来了。”近日,一个午后,吴满棠带钱江晚报记者去看了看他日常负责的河。中午时分,渚山村一片安静,沿着河道绕村而行,河边白墙黛瓦掩映在绿树浓荫中,河水清澈见底,水草顺流摇曳,一副江南水乡画在记者眼前展开。

“这水深的地方有近2米,但你看,还是能见底吧。其实,这河啊,三分治、七分护,长效管理方得水清河秀,水清河秀方得农民幸福生活。可以说,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是‘河长’,互相监督。”
吴满棠笑着说,渚山村还吸纳了不少年轻人,组成“河小青”志愿者队伍,全民参与护河。

钱报记者看到,河岸边还专门铺设了青石板台阶,“早上会有很多家庭主妇到河边淘米洗菜呢,这在以前根本想不到。”说话间,一个阿姨端着洗衣盆到河边,麻利地洗起衣服来。

“施阿姨,你的衣服没打肥皂吧,这河里可是不许用肥皂洗衣粉的啊。”在记者身边随行的“河小青”小朱叫道。

“我知道,没有用,我只是来河里冲冲。”河边的施阿姨说,自己一大早就去杨梅园忙活,中午回来,衣服不算脏,有点汗味,就到河里冲冲。“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喜欢在河里洗衣服这种感觉,年轻人可能不理解。以前河水脏的时候想来也不敢,这几年河道干净了,我们才又能在河里淘米洗菜。”

“这是我们这代人的情怀,属于我们的幸福。其实家家户户都有洗衣机,也都有自来水,但结伴在河边洗洗菜聊聊天,心情还是不一样,这是属于家乡人的乡土情怀。”吴满棠说,他在参与拍摄央视“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专题片时,也很自豪地告诉全国人民他的这种幸福感。

吴满棠说,以前的很多河道污染源来自村民直排入河的生活污水,但现在村里铺设管网,污水统一处理,加上日常监督护河,没人乱扔垃圾,水自然就清了。

村民说,水质好了,我养的大闸蟹好卖啊

河长制带来的只有水清吗?

“当然不是,这是一连串的反应,环境好了,很多行业就受益,老百姓的钱包自然就鼓起来了,你看,绿水青山,确实就是金山银山。”吴满棠说,渚山村目前正大力发展杨梅业,来村参观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水质变清,我们最受益,大闸蟹品质好,受客户欢迎啊。”正是秋风起蟹脚痒的时节,长兴洪桥镇水产养殖户钱金元家今年又是个丰收年,他说,目前,全镇的养殖尾水也已经统一管道处理。

“环境变好了,我们村的招商都上一个层次,我们有了挑选权,要引进没有污染又与我们当地发展相契合的项目。”80后钦伟娟是洪桥镇东王村村支书,也是一名河长,最近正在和来自加拿大的一家科技农业公司谈合作。

而从长兴全县来看,河长制带来的变化和效益很明显:

水更秀了,长兴近几年县控及县控以上断面水质达标率保持在100%,功能区达标率为100%。

景更美了,长兴修复了一批古石桥、古石板路、古码头遗迹,新建了一批亲水平台、游步道、生态河道等水景观,周边百姓和游客休闲游玩有了新的好去处。

业更兴了,以太湖龙之梦乐园为例的一批“大好高”项目相继落户长兴,而生态旅游、低碳运动、休闲养生的绿色发展,将成为长兴的一张新名片。

民更富了,长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逐年迈上新台阶。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的39234元增长到2017年的50286元,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的22685元增长到2017年的29341元。

李玲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