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选三

老公的身体有恙,我想我必须学会开车,万一有什么事,老公不能开车,我可以开车。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在2016年10月去驾校报了名。

  在五一假期过后,我见到了传闻中很好,而且是我指定的教练。教练长得很像某位香港的搞笑明星,看上去比较有亲和力,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加上之前朋友说过他很不错,所以我对教练印象挺好。

2016年10月12日我顺利考过科目一。

  九选三的内容包括:斜坡起步、侧方位停车、单边桥、限宽门、起伏路、直角转弯、连续障碍(铁饼)。。。。。还有两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反正不用考,也不用练,教练也没解释。

为了考科二,我第一次在驾校的旧普桑车上练倒库练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我边上课边学车,也就是我把学校里领导分的课上完就去驾校学车。这一个月,我周一到周五都是把电车骑到学校门口,匆匆忙忙地向教室里走去,辅导孩子们学习,上完课,安排好安全负责人就慌忙下楼,来到校门口骑上车去驾校。

  在广州这边九选三就是固定的两项:斜坡起步、侧方位停车是必考,还有一项就看运气,电脑分配考什么,就是什么。以前听说九选三是用教练车考试,人工监考,但从4月1日开始全部改成电子考试,全部都是红外线监控,而且需要用车管所的车。这下子,难度又增大了。有个朋友5月份考了九选三,一男的。他平时练习技术很不错的。九选三差点挂了。他说车管所的车超级难开,离合很难控制,他死火了好几次,差点不过。我听了,心理压力又增加了,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好好练习。

这一个月我周六可以全天学车。因为驾校周日要休息一天,我也可以待在家里做家务。

  和很多人聊过考驾照,都说蝴蝶桩是最难的。所以,通过了蝴蝶桩之后,我特别的轻松,觉得接下来的九选三应该都是小儿科。结果接触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几项,都很难!

一个月后,我着急自己没有成果,驾校校长问我可否去考试,我说去。因为不去考试的话还要在旧车上耗时间。这样我又在14款的雪铁龙上练了五天就去考试了!因为悟性差,驾校校长曾在背后说,如果我考过科二就把那辆雪铁龙送我。遗憾的是我真的没有考过,学车,我真的是差生。那是2017年3月12日的事儿了!

  一开始,我们是从单边桥先练习。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感觉不错。我第一次练车的时候,基本单边桥都是顺利上下的,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可练习了几遍之后,教练要求我不能原地打方向盘,要一边开,一边打。也就是说我从左边的桥一下来,车要边走,我要边打方向。左边桥和右边桥的距离就很短,当时要按口令来打方向盘定位,确保车轮上右边桥已经很难,时间很紧的,还不能原地打,要车边走边打,难度又增加了。我迷惑地问教练,为什么不能原地打方向盘呢?教练看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你有见过在路上开车的人,原地打方向盘的么?我使劲想想,好像没有。教练说:那就是了。我说,那我们倒桩的时候,是可以原地打方向的啊!教练说:那是以前!那是应试教学了,我现在要培养你的车感,不能要求这么低的,现在你要学会有水平的开车。我无言,但心里却暗暗叫苦。我连基本通过考试的把握都没有呢,还有水平?我本来就没啥水平。

科目二考试项目分倒车入库,侧方位停车,半坡定点停车与起步,走s弯,过直角五个项目。

  自从教练说,不要原地打方向盘之后,我练习单边桥的质量直线下升,左边的桥能顺利上去,但右边的桥总是错过或者上了一半就掉下来。再多练几次,右边的一上去不久,也掉了。教练指出那是因为车不正的原故。他总是要求我们向远处看,看车头,看远处,就能发现车有没有歪掉了。但我一直都看不出来。我问了一同练习的其他人,我发现,可能是男的车感的确比较强,同车的男学员总是能发现车歪了,但女的一般都看不出来。但别人练习的时候,我坐在后座,我又能看出来车歪,自己坐在驾驶位上,就发现不了。这是不是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好迷惑。

我们预约的考点是南阳白河驾校,第一步就是倒库。考生需要把车从起点沿切割逢开到能做右倒库的地方,这时要系安全带,打左转向灯。

  我们练车的时候,教练都坐在副驾驶,我们练习的时候,教练无聊会玩手机。在我们练习的时候,我明明看着教练在玩手机,他会突然说,车歪了啊,看看要往哪边调。然后我就发现,车的确是歪了,要调。教练果然就是教练啊,一边玩手机,随便瞄一眼,都能发现学员的错误。

怎样做到让车身正,方便倒库呢?行驶中要挂一档低速前进,我们的鼻子尖与方向盘,切割逢在一条直线上,当我们的左肩膀与左边的七米线端点对齐时停车,挂倒档,当从左后视镜下边看到车过停车时的那条线的端点30厘米时,方向盘向右打满,低速倒库,眼睛盯着右后视镜,当看到右库后角时方向盘立马回正,眼睛马上转到左边,看左边的后视镜下边寻找停车点,从镜下沿看,与库左前角所在直线的内边缘线重合立马停车,右倒库完成。

  每次在这个时候,我就会发现,我的行为和我的思想是相反的。车歪了,教练会问,车歪哪边?我一般没办法直接正确回答,我只能回答向左打(车歪右边了)。好几次都是这样,无法直接回答教练的问题。只能说出自己的行为。但这个行为,通常是相反的是错的。也就是说,车歪右边,应该向左打,教练一问我,我就会说,歪左,然后打右,然后就错了。我很苦恼,这是不是思觉失调啊?我这么大个人,居然才发现,我左右不分!每一次这样,教练就会问,到底歪哪边,想清楚再回答,然后我停顿个几秒,才能回答出正确答案。我敢肯定,我的脑袋是有问题的,至少开车的时候,我脑袋有问题。一开车,就变傻!每次这样,教练就会嘲笑我,越练越傻!这个问题,直到我练习路面的时候还是一样。一到转弯打灯,我总是要停顿几秒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打左,还是打右灯。这个后边也会提到啦。我平时可是很精灵很聪明的一个人,但一开车,就变傻,就变笨,其实我是不是不适合开车呢?但我就是必须要开啊,各位朋友给我支一下招,看看有没有办法克服这个问题啊?是我紧张,还是我脑子真的有病呢?唉。。。。

接着,我们看车的左前轮与库左边线的距离,当大于十厘米时方向盘向左带点儿,超过或等于二十厘米时,方向盘向左带90度,也就是把方向盘立起来,低于十厘米不用带方向,挂一档低速出库,当左肩膀与库左前角所在的直线对齐时方向盘回正,继续前行,当看到车前方引擎盖压过前边七米线方向向左打满,车左前轮压左边虚线时停车,挂倒档,不动方向盘返回库里,当从右后视镜里看到右库后角方向盘回正,和右倒库一样寻找停车点。

  对付单边桥,我后来自己发明了一个的烂方法。通常我左边的桥前轮是能成功上去的,前轮上去之后,我就停下,把头伸出去看。如果车轮是正正的在桥上,那就可以继续向前开,后轮肯定也能上。如果轮子有歪,就可以适当调整。反正考试的时候,没人看,红外线也监控不了窗户,我问教练这样行不行,教练说,没人说考试期间不能伸头出去。哈哈,没说不可以,就是可以了。所以,我决定,考试的时候万一抽到单边桥,我就这样停车伸头出去看,起码把握会大些。之后的每次练习,我一上去,就伸头出去看。基本上,右边桥都不会歪掉,这的确是个好方法,不久,和我同车练习的学员,个个都学我,一上桥,就伸头出去看。但至于右边的桥,只能听天由命了。由于我越练越差,教练后来就没有再要求我边走边打方向盘了,只要我能过关,也就凑合了。所以后来我上右边桥的时候还是原地打方向,他也没再理我了。估计他看出来,我就不是个有水平的人,他再努力,也没办把我培养成一个有水平的驾驶员。

左倒库完成,低速出库,当车引擎盖压七米线时方向盘向右打满,从雨刮器左边的卡槽里看右边侧方停车的车库左边线,眼睛始终落在库左边线的左边,使左边线若隐若现,低速前行,车身正,从右后视镜里看到库左前角停车。这一步叫切线,切线距离在三十到五十厘米之间便于侧方停车。

  四、九选三

第二步是侧方停车,从右后视镜里看到库左前角消失,方向立马向右打死,看左后视镜,看到右库后角,方向回正,当车左后轮离左边线十厘米时向左打死,缓慢入库,当车左前轮入库时停车,出库时打左转向灯,保证车头在两条边线中间行驶即可。

  在五一假期过后,我见到了传闻中很好,而且是我指定的教练。教练长得很像某位香港的搞笑明星,看上去比较有亲和力,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加上之前朋友说过他很不错,所以我对教练印象挺好。

永利皇宫官网,第三步是坡道定点停车与起步,坡道上有三条绿色的十厘米线,当车前轮跨上第一条线,车保险杠不超过第二条线,右车轮距离边线三十厘米以内时停车可得一百分,上坡过程中车上的“金线”对准坡路上的箭头行驶,一档低速行驶,注意切线,保证车身与右边线的距离合理,从雨刮器的右边缘十厘米内看右边的停车杆,平视过去,感觉到点立刻停车。

  九选三的内容包括:斜坡起步、侧方位停车、单边桥、限宽门、起伏路、直角转弯、连续障碍(铁饼)。。。。。还有两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反正不用考,也不用练,教练也没解释。

第四步是走s弯,挂一档,低速,保证车身行走在路中间即可。过了s弯就该走直角了,当方向盘与直角对齐时方向向左打死即可。

  在广州这边九选三就是固定的两项:斜坡起步、侧方位停车是必考,还有一项就看运气,电脑分配考什么,就是什么。以前听说九选三是用教练车考试,人工监考,但从4月1日开始全部改成电子考试,全部都是红外线监控,而且需要用车管所的车。这下子,难度又增大了。有个朋友5月份考了九选三,一男的。他平时练习技术很不错的。九选三差点挂了。他说车管所的车超级难开,离合很难控制,他死火了好几次,差点不过。我听了,心理压力又增加了,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好好练习。

这几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第一次去考,我的两次机会都栽在了倒库上。

  和很多人聊过考驾照,都说蝴蝶桩是最难的。所以,通过了蝴蝶桩之后,我特别的轻松,觉得接下来的九选三应该都是小儿科。结果接触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几项,都很难!

后来因为县巡视组在我们镇驻扎,上班纪律抓得严,我不得不放下考驾照的事儿,把全部心思用在了工作上。

  一开始,我们是从单边桥先练习。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感觉不错。我第一次练车的时候,基本单边桥都是顺利上下的,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可练习了几遍之后,教练要求我不能原地打方向盘,要一边开,一边打。也就是说我从左边的桥一下来,车要边走,我要边打方向。左边桥和右边桥的距离就很短,当时要按口令来打方向盘定位,确保车轮上右边桥已经很难,时间很紧的,还不能原地打,要车边走边打,难度又增加了。我迷惑地问教练,为什么不能原地打方向盘呢?教练看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你有见过在路上开车的人,原地打方向盘的么?我使劲想想,好像没有。教练说:那就是了。我说,那我们倒桩的时候,是可以原地打方向的啊!教练说:那是以前!那是应试教学了,我现在要培养你的车感,不能要求这么低的,现在你要学会有水平的开车。我无言,但心里却暗暗叫苦。我连基本通过考试的把握都没有呢,还有水平?我本来就没啥水平。

2017年5月20日,负责约考的高申(我的学生家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学车,说这批考试的人少,练车机会多。我也真是得到了照顾,别人都是练一周新车就必须去考试,我练两周新车才去考试,更主要的是想让自己通过的希望大点,没想到,我又一次让希望变成了失望。

  自从教练说,不要原地打方向盘之后,我练习单边桥的质量直线下升,左边的桥能顺利上去,但右边的桥总是错过或者上了一半就掉下来。再多练几次,右边的一上去不久,也掉了。教练指出那是因为车不正的原故。他总是要求我们向远处看,看车头,看远处,就能发现车有没有歪掉了。但我一直都看不出来。我问了一同练习的其他人,我发现,可能是男的车感的确比较强,同车的男学员总是能发现车歪了,但女的一般都看不出来。但别人练习的时候,我坐在后座,我又能看出来车歪,自己坐在驾驶位上,就发现不了。这是不是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好迷惑。

第二次去考,第一把栽在倒库上,车左前轮压线,第二把栽在侧方停车上,停车时车后右轮压线,经过学习明白:是因为方向回正后,向左打死晚了。

  我们练车的时候,教练都坐在副驾驶,我们练习的时候,教练无聊会玩手机。在我们练习的时候,我明明看着教练在玩手机,他会突然说,车歪了啊,看看要往哪边调。然后我就发现,车的确是歪了,要调。教练果然就是教练啊,一边玩手机,随便瞄一眼,都能发现学员的错误。

暑假来临了,我放弃了办辅导班挣钱的机会,又一次来到了驾校,没想到,驾校新来的教练是一个原则性非常强的人!

  每次在这个时候,我就会发现,我的行为和我的思想是相反的。车歪了,教练会问,车歪哪边?我一般没办法直接正确回答,我只能回答向左打(车歪右边了)。好几次都是这样,无法直接回答教练的问题。只能说出自己的行为。但这个行为,通常是相反的是错的。也就是说,车歪右边,应该向左打,教练一问我,我就会说,歪左,然后打右,然后就错了。我很苦恼,这是不是思觉失调啊?我这么大个人,居然才发现,我左右不分!每一次这样,教练就会问,到底歪哪边,想清楚再回答,然后我停顿个几秒,才能回答出正确答案。我敢肯定,我的脑袋是有问题的,至少开车的时候,我脑袋有问题。一开车,就变傻!每次这样,教练就会嘲笑我,越练越傻!这个问题,直到我练习路面的时候还是一样。一到转弯打灯,我总是要停顿几秒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打左,还是打右灯。这个后边也会提到啦。我平时可是很精灵很聪明的一个人,但一开车,就变傻,就变笨,其实我是不是不适合开车呢?但我就是必须要开啊,各位朋友给我支一下招,看看有没有办法克服这个问题啊?是我紧张,还是我脑子真的有病呢?唉。。。。

这个教练74岁了,看上去精神矍铄,说起话来认为自己很了不起,他规定上午练车时间是七点到十点半,下午是四点到七点半,谁也别想早一分钟开始,谁也别想晚一分钟离开。对于我这样想多练的人来说,非常窝火,而这个教练他就是坚守这个时间,丝毫不动摇。

  对付单边桥,我后来自己发明了一个的烂方法。通常我左边的桥前轮是能成功上去的,前轮上去之后,我就停下

晚上回到家,我对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说了这件事,儿子认为这很正常,坚守自己的上班时间,哪像我们的有些老师,课前提前进教室,下课铃响了还在讲,他恨不得四十分钟的课讲成五十分钟,这样的老师不是好老师。

我在心里愤愤不平:没有老师的无私奉献,哪来学生的好成绩?

我说:“老师这样做,工资也没有增加啊。”孩子却说:“所以老师这样做不对。有的老师上课铃声响进教室,下课铃声响出教室,无论讲了多少,不耽误孩子的时间。”这叫什么逻辑?老师辛辛苦苦付出却不落好。

我们学驾照的人,每个人只有五次机会,第一次考不过,后面每次都要交补考费200元,机会用完,还要重新交钱考,教练不管学员是否考过,他不花一分钱,浪费的是学员的时间和精力。

无私奉献的老师是出力不讨好的人!可悲!

在学车的道路上,我是一个悲情陪跑者!因为7月10日我第三次考科二,又失败了!

这一次我又死在了侧方停车上,两次机会都这样,由于我不确定停车点,第一次行驶过程中顿了一下车,仪器就报中途停车,让我把车开到起点。第二次我找到了停车点,可是车左后轮压线了。这一次我的方向没有打晚,因为我行驶途中不看车的左前轮是否进库,看车头是否与库前方花坛对齐停的车。

这是哪学来的呢?失败了!没有按教练教的做,又失败了!我是真的笨吗?我为什么不上心?我已经考第三次了!

我真的无语了!是继续学还是放弃?我在思考……继续学还要投入钱和精力,怕的是钱花了,精力浪费了,还没有考过,考过了,这一切都值!

我在犹豫我在徘徊,我的初衷是否能实现?

驾校校长说:“每个学车的人都会紧张,关键看自己怎么突破自己,看自己怎么克服这些紧张心理。”说实话,我紧张,我坐上车就发抖,校长的话,我洗耳恭听,这样的驾校校长很能干,尽管有时候说的话不中听,理解了就知道是对学员的恨铁不成钢。

在学车的道路上,我陪了至少三批学员,我是悲情陪跑者。

相关文章